師、生之間的恩怨情仇~(師、生療癒故事)

自從學校教育開始在我們生活的世界漸漸普及之後,每個人一生總得遇見許多種類型的老師,有些老師能讓我們在學習之路,,有些老師則像是不知從哪個地嶽派來的使者一般,學生一見到他/她,就像走進陽光被阻擋在外的黑森林,讓人不由自主的顫慄、發抖、不知所措,其實遇見好老師是一種幸運的幸福,遇見不好的老師,也未必像面對了世界末日那般的淒慘,每個事件,每個遇見的背後,也總藏著另一份滋養著生命養份的禮物,只要心不慌亂,有耐性,勇敢的繼續走下去,也許過程確實得經歷痛苦,但在最適當的時候,你就會有機會明白,老天引導你走進事件中(其實所有的事件,也都是自己的創造),究竟要讓你學習、看見、擁有著什麼。

記得我自己在小學三、四年級時,曾遇見一位總是打扮漂亮,穿著時髦,教學時沒啥耐性,脾氣陰晴不定的年輕女暴君老師,那位老師,讓我在國小學習階段,膽顫心驚的度過了二年的時光。

我的女暴君老師真的很可怕,她對成績的要求很高,而且又很喜歡用比賽的方式,來驗收我們的學習成果。怎麼個驗收法呢?例如上數學課,每教完一個段落,她就會在黑板上出題目,讓我們馬上練習寫,寫完的人就可以馬上衝到老師的位置,讓她批改。如果你一下子就答對,她除了給妳打一個大勾勾,還會在一旁,寫上名次,你如果是第一個答對的人,你就是第一名,如果你是最後一個答對,你就是最後一名。

過程中,如果有錯誤的地方,她會打一個大叉叉後,就叫你回去改,如果一改再改都沒改對,她就會開始生氣,然後捏你的臉,把你的臉拉到題目前,叫你看清楚。如果你沒有在第一次就寫對,通常會走向一改再改,而且永遠改不對的命運,我曾經就有過一、二次的經驗,拿到最後一名的殊榮,其實我確定自己並不是多笨的人,不過在那樣的緊張氣氛下,應該是嚇傻了沒錯!

對於成績的要求,除了捏臉這招,還有強健小孩大、小腿的「青蛙跳」招式,如果考試成績沒達到她為每個人訂的不同標準,(這可能也算是施材施教的一種)少一分就得沿著教室的周圍,跳青蛙跳一圈,所以時常每節下課,整間教室都是青蛙,有些同學還可能一整天的下課,都在當青蛙好償還債務,而且就算跳得再多,成績也沒因此變得比較好,但是老師似乎也沒這樣的智慧去察覺或承認─這招是沒用的,反正她說了算就算,當時年紀小小的我們,也無力去反駁什麼。

因應當時水深火熱的環境,為了讓我自己更堅強,可以長出更大的力量,我的自救方式,不是回家跟媽媽哭訴,(因為我媽媽沒上過學,不知道老師是怎樣的角色,所以我就不為難她了)而是讓自己三不五時的生一些病,我記得因為出麻疹,而在家裡像差點要死去,痛苦的躺了一個多星期的這件事,就是在那時候發生的。

因為生病,有一個多星期的課沒上到,但是在要返校上課之前,還是得把住在附近的鄰居同學傳達的功課進度,乖乖的補上,才有膽再走進教室,只是沒上過課的功課,在沒有通靈能力的情況下,真的不會寫,而也無法在功課上擁有指導能力的媽媽,最後可以幫我想到的解決方法,就是叫姊姊幫我寫,所以有幾頁的數學習作,就是以姊姊的字跡呈上,這件事被明察秋毫的老師給發現了,於是她當著全班的面,把我叫到她改作業的桌子旁,叫我在一張紙上,寫上數字0-9,我當時手發著抖,親手寫下了證明自己犯罪的證據,所以 老師便因著罪證確鑿,狠狠的在我的手掌上,用藤條打了不知幾大下,力道之大,讓掌心靠近拇指的那塊胖胖的肉,馬上黑青且持續了好一段日子,不過這件事,我依然沒讓我的母親知道,直到深紫色的黑青,已退成淡淡的青色時,有一次母親無意間瞧見,她問我手怎麼了,我說:「沒事啦!」但那一次,我有從媽媽的眼神中,真實的讀出了不捨與憐惜,媽媽應該知道有發生什麼事,只是她貼心的沒再追問下去。

當時年紀小,沒有勇氣勇敢的提醒老師,我病了一個多星期吔,,難道妳都沒發現嗎?有能力像福爾摩斯偵探一般,從我不太相同的字跡裡去找出,我的功課可能並非自己寫的聰明老師,卻沒有智慧去思考,一向乖巧、聽話的孩子,是不是有什麼原因,讓這孩子竟然做了這麼嚴重違規的事,我猜想可能是我病得不夠久,所以她沒注意到,又或許有其他更重要的事,占據了她的心思,所以她才一不留神,也對孩子做了違規的事,還好我那時經歷了差點到死掉的麻疹病程,因為已經先經歷過那極大的痛苦了,相較之下,打在手心上那幾下的痛,倒也顯得微不足道了,所以這也證明了,老天是很眷顧我的呢。

三、四年級,重視成績的這位老師,她無法容忍的事,似乎還不少。有一位身上總是發出異味的同學,就讓她很受不了,她時常當著全班的面,問那位女同學,到底有沒有天天洗澡,老師對同學嫌棄的口吻及表情,似乎也在暗示著我們,應該一起唾棄她,下課最好不要跟她一起玩。

小時候,我們並不知道老師的這種行為,就是一種霸凌,我們確實也聞到同學身上的味道,但並沒想過,我們應該因著她的味道而嫌惡她。那位同學住的地方,離我家的山頭,有段距離,她家是在另一處的山頭,我只知道她媽媽生了很多小孩,她下了課回到家,還有好幾個比她年紀小的弟、妹得照顧,她身上的味道究竟是不是因為沒洗澡的關係,才造成的,我們真的沒太在乎,只是老師時常因著〞味道〞,而在上課時歇斯底里,她只看到味道造成她的痛苦、不舒服,但卻沒看到因著對味道的在意,而製造了更多可怕的情緒及噪音,這些東西,也正痛苦著教室裡的每位無辜的孩子,所以,有學識的老師,未必是有智慧的人,因著她那二年帶給我的恐懼、不舒服實在是印象深刻,所以我才能在長大後,有能力對於老師的角色,有著自己的領悟。

我知道老師就是一個平凡人,所以有時面對孩子的老師,我無法太尊敬他們,我也就不苛責自己就是了。

剛長大,離開學校時,我對老師的身份,仍是帶著害怕的情緒(也會有在權威教導下的自然尊敬)所以當我第一次讀到約翰.伯寧罕這位英國繪本作家的作品─「」這故事時,我除了忍不住哈哈大笑之外,更是一下子就打從心底深處的愛上了它,喜歡上的點,就是故事到了最後,看到那個權威、自以為是,總戴著學士帽,以教導之名 不斷對學生行處罰之實的老師,被一隻大猩猩給捉到屋頂上,在他驚慌之時,開口向他唯一的學生求助時,那個平時總被他以遲到理由不合理而處罰的孩子,這一次是以平常他被對待的方式,回應且拒絕了老師,這大快人心的情節,套句現今流行的講法,有療癒到了我,彷彿在求學階段所遇見的所有可怕老師們,全都被大猩猩給帶走了,這是我第一次從繪本故事中,感受到的輕鬆與神奇呢。

在開了書店之後,我也真實的遇見許多給我機會、帶給我溫暖的老師客人,這些人真實的讓我明瞭,不必因著某一次的遇見,就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啦!(並不是所有的老師都是壞人,當然也不全是好人)

自己的大女兒,在小學四年級,也曾遇到過一位奇怪、奇妙+神經質的老師,那位老師當初爭取接下女兒的班級時,就是看上那個班級在前一任老師的帶領之下,所表現出的成熟、有紀律、乖巧的模樣,所以她就運用了手中的積分優勢,硬是將原先比她資歷還淺的老師擠掉,搶下這個班級。在她接手之後,她的神經質與強硬的帶班風格,讓孩子們身上原本柔順的毛,通通莫名的豎了起來。班上的一位男孩子,不知是否被老師所塑造出的氣氛影響,曾經一次帶著憤怒的情緒,把美工刀往桌上刺了幾下,這下子不得了了,那個孩子因此被老師認定是情緒有問題、可能會傷害同學的暴力份子,所以老師大動作的向學校呈報,並且要求那位孩子的母親,得到學校陪讀,以預防她的孩子暴力滋事。

當時,我一星期會有一次的機會,到學校當說故事的義工媽媽,我從孩子們的眼神中,看見的不再是快樂、發亮,取而代之的,都是灰撲撲、對未來沒啥期待的模樣。老師有幾次見了我,向我熱情的提出邀請,她希望我能撥出點時間,到班上看她上課,我剛開始不懂,為何需要如此,後來碾轉得知,原來是因為她的帶班能力出現爭議,為了證明她的清白,她需要找些人來幫她背書。

我也許在她眼中,是會站在她那邊的人,所以她才會三番二次的邀請,不過後來我並沒如她所願,因為我觀察我的孩子,我知道我的孩子不再快樂,我在與孩子的對話中,看見了孩子似乎和我小時候一樣,遇見了挺可怕的老師。我曾試圖向校長表達出我的看見與家長心疼孩子的心情,只是得到的回應,卻是校長的官腔(不適任老師的法條如何、如何困難的認定……啪啦啪啦一堆)他的不沾鍋模樣,讓我明白,就算是看起來很明理、能力很好、很親民的校長,也只能是說一套、做一套的人,所以自此之後,我沒想過要靠別人解決問題,我無法給予孩子快樂的學習教室,但我可以給予她的,卻是一個溫暖、陪伴的母親,所以在那一年,我以自身的經驗及許多故事與孩子分享,讓她知道環境黑暗並不可怕,只要自己的心還能保持一點光亮,事情總會過去的。

苦日子確實不好熬,女兒班級的烏煙瘴氣,瀰漫了一整年,還好真實關心、心疼孩子的仁師還是有。一位老師看到孩子們因著老師的不同,而從小天使都快變成了小惡魔的同時,他把原本大家搶著要到後來變成搶著閃的班級接手,用愛心與信任的態度灌溉,沒多久後,孩子們頭頂的烏雲散去,頭上長出的惡魔小角也不見,雖然經歷過的不愉快記憶仍在,但相信有那麼一天,都會轉化成涵養她們生命的真實養份,因為要明白苦,總是得先經驗苦才是。

我孩子的四年級老師,其實有著挺優秀的學習背景。她可以是專任的音樂老師,樂器和聲樂能力都不錯,每次學校運動會,都可以聽見她用響亮的聲音唱著國歌。她嫁的先生,是位醫生,接我女兒班級時,剛生完第二個孩子,照道理來說,應該是母愛大爆發的時候,不過事實呈現出來的,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。一直以來,我從來沒有要怪她,為何讓我家孩子痛苦了一整年,我比較想知道的是─究竟在她的生命過程中,是發生過什麼事嗎?還是她的成長環境,讓她充滿壓力,才會讓她把自己和身邊的人,都搞得一樣痛苦?(對於我自己的三、四年級老師,我也從沒有恨過她吔!小孩就是善良,還好~)

挺巧合的一件事,我家隔壁及樓上的鄰居,都是有音樂背景的老師,隔壁的鄰居,在我二十年前剛搬到那裡時,我時常有機會聽到她對自己的孩子,破口大罵,而且一罵就是停不下來的那種,我當時會好奇,究竟是怎樣的人,怎麼可以把自己的孩子罵的狗血淋頭呢?後來我從婆婆口中得知,才知道她是一位鋼琴老師啊!(而她的先生,也恰巧是位醫生)二十年過去了,她的孩子早長大了,現在已聽不到她那連珠炮的罵人聲,因為三個孩子,似乎也早沒住家裡了,偶爾見到她的身影時,知道她被糖尿病纏身,現在似乎連走路都有問題,我心裡仍會想,她以前到底是經歷了什麼?為什麼造成她現在的樣子呢?

現在,時常聽到破口大罵自己孩子的人,是搬到樓上的一位小學老師,我原本也沒機會注意到她,直到有一次假日,她連續重覆彈奏了一首曲調有點快速且激昂的曲子,那首曲子其實挺好聽的,只是如果重覆聽了快二個小時,想不抓狂也有點難啊!除了那首令人印象深刻的曲子外,有幾次在深夜11點過後,聽到她用很惡毒的話─妳是白痴嗎?腦袋是裝屎是不是?…在罵自己的孩子,她大概是因為搬來不久,不知道自己所說的每句話,透過天井,鄰居可是都會聽得清清楚楚的啊!有幾次,小女兒聽見她又在罵小孩,跑來告訴我,她的心情變得很不好,她不懂難道只能用這種方式跟小孩說話嗎?她甚至說:「如果我是她的小孩,我一定會很想死。」我告訴她,沒那麼淒慘啦,她的孩子會有自己一套的生存之道。(後來有機會觀察一下她的孩子,發現那小孩雖然已經四年級,但卻仍像一、二年級孩子的天真模樣(女兒覺得她怪怪的),如果她不是那樣天真,或許會真的像我女兒說的~會很想死呢!)

  所以,在學校遇到可怕的老師,就算再可怕,也總還是有下課放學的時候,在家裡遇到可怕的老師比較慘,因為那就是場不容易逃脫的惡夢呢!所以,當孩子在學校,因著老師的態度而痛苦時,家長也不用太悲觀。有時老師帶給我們的麻煩,或許也是要讓我們去看見、明瞭、包容老師的傷,如果妳夠強壯/強大,你的信任與愛,也許會間接透過你的孩子,去滋養到老師;如果你不是強大的那種,孩子的遭遇會引發出你的憤怒或難受,這時或許也有機會引領著你去看見,自己的過往是不是也曾在求學時,因著什麼人、什麼事而讓妳的心受了傷,釐清妳自己真正憤怒與難受的點,讓自己透過事件健康起自己,當你有能力把痛苦轉化成養份時,那也表示妳已明瞭老天爺所給予你的禮物是什麼了。

  童年時,遇見三、四年級老師的那段日子,放學後可以自由自在的在我家山林奔跑,自然風的吹拂與蟲嗚鳥叫,幫助我釋放掉腦中的不愉快,現在想來,覺得自己還挺幸福的,可如今,我們的環境早已改變,親近自然似乎成了一種奢侈,我在陪伴孩子長大的過程中,為孩子與自己講故事,成了一件頗重要的事。這二天,有一位客人因著孩子在學校發生的問題,而找我求助了一下,我便想~這問題或許也困擾過許多人,所以就花了幾乎一整天的時間,寫下這篇文字,或許我的分享,也可以帶給曾經困擾或現在很困擾的人,一些不同的想法嘍!

  曾經受傷沒關係,讓自己變健康的同時,我們也健康起了這世界喲!改變自己,就是讓世界變美好的最大捷徑~

關於師、生間的療癒故事~ (可直接點選書籍,連結購物車,觀看書籍簡介)

分享本文: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