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就是「一枝草、一點露」

粉絲專頁備份

Written by:

記得剛發現自己懷了老二時,當時我迎接她的心情不是喜悅,反而是掉眼淚……現在想想,那時候的自己真的是挺過份的。當時書店才剛起步,而大女兒也未滿一歲,突然生命裡又多了一個孩子要迎接,年輕時的我,會有如此的笨反應,應該也算正常吧!

當時,在我心情沮喪時,跟我一向不太親密的娘家媽媽到書店來看我和她的小外孫女,我忍不住還是對她說了自己懷孕的事,她聽完我的話,應該也先是一陣的震驚,後來她平靜的對我說,孩子就是「一枝草、一點露」,孩子會帶自己的糧食來,叫我不要太擔心,她還說~以前我們家日子更是不好過,但四個小孩也都還是長大了,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,不要想太多。

還好當時,我的小女兒無預警的來報到,不然我現在可能也沒辦法成為二個孩子的媽媽。老二的出生及她的個性,確實曾經讓我吃足了苦頭,但是如果不是那些苦頭,我還沒辦法看到自己的問題原來這麼多,這麼需要去面對及突破,現在的我會時常感激著老二,感謝她的突然造訪,感謝她問題很多,感謝她讓我知道,原來困難沒有想像中的困難。

我的娘家媽媽是個沒有進過學校讀過書的人,不過她還是有本事活的還不錯,因為生命可以學習的地方,到處都有,並不限制一定要在學校裡,她的很多歷鍊都是在菜市場修鍊來的,雖然我跟她感情並不親密,但是就是這麼神奇/這麼剛好,我需要她的時候,她出現了,並且對我講了我當下很需要的話,「孩子是一枝草/一點露」,在那當下,我似乎也得到了驗證。

前些時候,我回鄉下陪娘家爸爸工作,我回憶起小時候有一次我和姊姊、妹妹要到山上的茶園,結果在去的路上,要穿過比人還高的蘆葦草叢時,走在前面的姊姊和妹妹不知被什麼蜂給咬了,我只聽見她們淒厲的慘叫聲~爸爸跟我說,是虎頭蜂,當時姊姊被螯得很嚴重,如果沒處理,搞不好真的就要死了。

他說~在當時,他突然想起在他小的時候,曾經看過有一個大人要去竹林工作,身上帶了一包鹽,當時他好奇的問那個人身上帶鹽要幹嘛,那個大人告訴他,如果不小心被蜂叮了,可以抹鹽自救,當下就是那個想法跳進他的腦袋裡,所以爸爸趕快奔回家拿鹽去給姊姊和妹妹抹,姊姊才能逃過一刧。

除了抹鹽,我記得後來我的阿嬤,還去割了姑婆芋的莖放在姊姊和妹妹被虎頭蜂螯到的地方,姑婆芋其實是有毒的植物,在那當下~應該也算是以毒攻毒的一種方法,總之~姊姊和妹妹沒有去看醫生(我小時候住的地方很偏僻),後來靠著休息,慢慢的就好了起來。

我的老爸爸已經80多歲了,不過以前的事倒是還記得很清楚,如果不是因為聊起了這件事,我還不知道原來當時螯姊姊和妹妹的蜂子,是可怕的虎頭蜂,雖然以前醫療並不發達(換個講法是~以前的人也比較不依賴醫療),而且環境中似乎又處處是危險,但是人還是可以有本事,挺過一次又一次的危險,在挺過危機的過程中,也讓自己學習到了更多且得到了更多的力量。

讓家人可以從虎頭蜂的嚴重螯咬中,搶回姊姊生命的方法,就是爸爸小時候與人曾經的一次問與答,一包鹽看起來很平常,但卻是真實的很有用,也應該就是這些生命經驗的堆積,所以讓以前的人對於孩子的成長、教養,有了更多不焦慮的本事吧!

孩子是一枝草、一點露,這是我從母親的口中得到的傳承~台灣的生育率這些年來,一直未見好轉~台灣已經慢慢的走向了自然的一胎化了(根本不必規定,大家就自動只生一個)。我在書店裡碰到的新手父母,很多人都覺得沒辦法再生第二個孩子了,原因是孩子太聰明,教養起來很累(孩子因著環境的刺激 ,而成長的太快,但這未必是好現象),另一個原因則是養不起~~確實,仔細問問大家養孩子的方法,還真的是很燒錢呢!

現今網路資訊的發達,讓人容易眼花遼亂且迷失自己,如果自己可以不必別人給什麼,我們就一定要跟著給什麼,量力而為著自己,當然~在走自己路的同時,會有屬於自己的困境,也會有屬於自己的看見與收穫,這些真實的經驗,對於孩子而言,會是最好的給予與最棒的教育呢!

所有的父母(再爛的父母也是),對孩子而言,都是生命之中之最重要,但只要不讓自己隨意的隱形,我們都能因著孩子,而慢慢的成為更棒的人。

關於這張圖~是小女兒畫來店裡的客人與孩子~這位孩子我從她不滿六個月就認識她嘍!(我還趁她還不會認人時,偷偷的抱了她一下呢)這個可愛的孩子,從一歲多開始,爸爸就消失在她的生命中了(爸爸從婚姻中落跑了),還好媽媽很努力、很努力的把孩子與自己都照顧長大喔!今年孩子已經成為小學生了~開學的第一天,就背著書包來店裡,讓我有機會見證她的小小「長大」呢!(她手上抱著的小狗,是從店裡買回去的手工布偶,雖然是已經是小學生了,但是內心仍舊像個小小的孩子~不過慢慢長大,本來就是孩子應該的成長步調嘛。)

http://bit.ly/手工綿柔音樂布偶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