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神隱少女》─變豬的父母vs像神的小孩

《神隱少女》是日本動畫大師─宮崎駿創造的諸多作品中的其中一部,在《龍貓》的故事裡,孩子為了要接爸爸、找媽媽,因此遇見了森林裡的神秘精靈─豆豆龍;《神隱少女》則是孩子為了救變成豬的父母,不得不留在神的世界裡奮鬥。這部作品,集合著各式吸引人的故事元素,因此成功的讓許多大人與孩子都著迷,但在這些好看的故事情節背後,也隱藏著許多值得令人深思的問題

         故事所發生的舞台,是魔女─湯婆婆經營的湯屋,湯屋服務的對象只限各式神佛,一般平凡人,是不能進來的。故事的主角是個十歲的小女孩─千尋,她的父母因為擅自吃了不符合自己身份的食物(那些是要給神吃的),被魔法變成了二頭肥胖的豬,千尋在親眼目睹了這可怕的一切後,帶著極度驚慌與害怕的心情,不放棄任何可以救父母的機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先是遇見了一位外表帥氣、冷俊的少年─白龍,在湯屋員工眼中的白龍,是個不通人情的低階管理者,但也不知為啥,白龍卻是對千尋表現的非常親切,他不僅安撫受到驚嚇的千尋,還指引她去找鍋爐爺爺,他知道鍋爐爺爺會動用自己的影響力,幫助千尋留在湯屋工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千尋原本只是一個任性、自我、不懂察言觀色,跟著父母從都市要搬到郊區生活的小屁孩,突然遭遇父母變成豬的巨變,只好一夕之間長大。她硬著頭皮、低聲下氣為自己爭取工作,就算老闆湯婆婆指派她去做不合理、超出能力範圍、甚至可能傷害到她的身心靈的工作(例如:接待渾身髒污,一開始被誤以為是腐爛神的河神),也只能咬緊牙關的去做。還好,天無絕人之路,總是有貴人在適當的時機出手幫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只有神明才能蒞臨的湯屋,如果不是因為想救父母,千尋應該是不會有機會踏足。在這個提供各式高檔資源,還能見到各式尊貴神佛的地方,對某些人而言,可能會心生嚮往,無臉男就是這樣的角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個戴著白色面具、一身黑的無臉男,是從哪裡冒出來的?沒有人知道,他早已經想進入湯屋,只是不得其門而入,湊巧千尋幫他開了一扇偏門,讓他溜了進來。一開始的他,將自己隱身其中,所以沒人發現他並不符合神明資格,但就在髒兮兮的河神出現,因著他幫千尋偷拿到的藥草浴吊牌,洗淨離去後所留下的沙金,讓他有了不需要再躲躲藏藏的理由。因為他可以變出讓湯屋裡所有人都為之瘋狂的金子,這些金子,讓他就算什麼都不是,也被當成了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被奉承、巴結,源源不絕送到自己眼前的美食、享受,讓無臉男徹底瘋狂、滿足、貪婪且變了樣。湯屋裡的人不在乎他愈變愈可怕的模樣,即使他把別人吞進肚子裡,也沒人提出抗議,因為大家更在乎的,是他手裡可以給出的金子。無臉男以為錢讓他取得通行證,變成萬人迷,所有人都會熱愛他,更不會拒絕他,但是心裡只想著救父母與朋友的千尋,還是讓他踢到大鐵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手中捧著要送給千尋的大把金子,竟被搖搖頭拒絕,這出乎意料的反應,讓無臉男陷入瘋狂的憤怒,面對這個可怕的生氣男人,情急之中,千尋把河神在被淨化後送給她的小丸子,丟了半顆到無臉男的嘴裡,骯髒的河神在無臉男陰錯陽差的幫助下被淨化了,而如今幾乎變成妖怪的無臉男,也因著河神的丸子,把本不該屬於自己該吃的、該擁有的……全都吐了出來,這下子又變成了河神幫助無臉男淨化了他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千尋的父母變成豬時,對驚惶失措的千尋親切伸出援手的白龍,因為執行上司─湯婆婆的命令進行偷竊,而陷入生命危險,千尋將自己手中剩餘的半顆河神丸子讓白龍吞下,除了延續了他的生命,也歪打正著的幫助白龍脫離湯婆婆的掌控。在她決心幫助白龍,把偷竊來的東西送還給原先的主人─錢婆婆,出發的同時,也把被淨化後的無臉男帶離湯屋,因為湯屋本來就不是他該來的地方,但也可以說,湯屋這個地方,讓他迷失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 白龍所偷的,是代表可掌握極大權利的東西,所以當千尋絲毫沒有遲疑的把東西交還時,錢婆婆感到非常的驚訝。錢婆婆和湯婆婆是雙胞胎的魔女姊妹,但手中握有權力的錢婆婆,卻是過著低調、安靜、務實生活的人,從她將親手製作的小禮物送給千尋,就可看出來,她和愛錢、不顧下屬死活、熱愛物質的湯婆婆,確實有著極大的反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千尋的落難,讓她有了長出新的自己的契機,也因為一心只擔心著變成豬的父母,所以即使身處在讓人容易迷失的環境,她也毫無心思去迷失。她曾經有機會擁有大量的金錢,(她可以用錢去和湯婆婆交易自己的父母)如果願意的話,也能把到手的權利拿出來呼風喚雨的使用一番,還好她年紀小,心思單純,沒選擇運用這二項工具,這也才能讓她見識到自己的力量,也見證到身旁原來有這樣多善良、願意幫助自己的人,這是整部故事中所傳遞出關於真、善、美的部份。

 

    「湯屋」這個為神明提供休息、服務的地方,就像是一間具規模的大公司,公司的老闆,就是湯婆婆。以經營高端客群的湯屋,讓湯婆婆擁有不少財富。但她的財富卻是由壓榨員工、把員工一個人當多人使用下所建立而來的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,應該就是像隻靈活八爪章魚的鍋爐爺爺了。除此之外,只要是有利可圖,再糟糕的對象,再困難的服務,都來者不拒,只是去完成那些艱難任務的人,不會是她自己,就像她使喚千尋去服務髒河神,就是那樣的理所當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明就是個自私又無良的老闆,卻能有本事讓員工對她唯命是從,甚至幾乎要付出生命,這之中到底隱藏著什麼玄機?或是有什麼不能說的秘密?千尋無論如何都必須保住在湯屋工作的理由,是因父母的命運被掌握在湯婆婆的手中,但千尋的父母之所以會變成豬,跟湯婆婆更是脫離不了關係的。把充滿誘惑的食物放著,卻又沒人看管,這根本就像是在誘補獵物的陷阱嘛!誤入陷阱已經夠可憐了,還得為設陷阱的人做牛做馬,仔細想來,怎麼樣都覺得很令人悲傷啊!

 

        現實世界中,能把事業經營成有聲有色的大老闆,本身應該都像是具備了魔法能力的人吧!這些操弄著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把戲,吸引著像白龍一樣的人。但白龍為了想從湯婆婆那裡學到魔法,卻是不得不成為唯命是從的人,而這樣的忠誠,必須建立在失去自我的基礎上,因為一旦擁有自我,就會對湯婆婆下達的指令產生質疑或意見,質疑讓人無法完全忠誠,這不會是老闆樂見的,但是質疑卻能拯救人不同流合污,甚至保護自我安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湯屋所提供出的工作,也不盡然全都是不好的啦!雖然鍋爐爺爺看似是被壓榨的最佳代表人物,但是外表奇特的他,倒也因為湯屋提供出的機會,得以展現長才,並且贏得他人的尊敬與讚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湯屋的營業性質,所服務的對象,設定以高端的消費族群,故事中是以各式神明來表現,但如果要解釋成是社會中具有成就的菁英,或是擁有財富、地位、權利象徵的族群,也毫無違和。(這些人在一般人的眼中,也許就像神一樣)上流社會生活中的風花雨月,對也嚮往這般生活的市井小民而言,擁有一定的財富,似乎就是擠身上流最快的方便之門,無臉男在故事中的行為,就是最寫實的說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無臉男本身並不壞,能變出金子的能力,讓他順利的擠身上流,只是他手中變出的財富並未為他帶來真正的快樂,反而讓他變得更飢渴、更空虛。胡亂給自己嘴裡塞進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,讓他變成一個巨大卻恐怖的人,這應該也是他始料未及的。當後來千尋把河神的丸子丟進他的嘴裡後,被打回原形的他,雖然從此不再萬人簇擁,但或許也能像一句話說的:「在人生的高潮時體會掌聲,在低潮時享受人生」,離開了虛幻的掌聲,卻也找回了踏實的人生,這也印證了「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」的這句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故事中,還有一個低調但不容忽視的角色,就是掌管權力之印的錢婆婆。她應該才是整個故事中魔法能力最強大的人,但就算是最厲害的,還是被剛學魔法不久的菜鳥(白龍)給偷走了印章。雖然小有失誤,但是她的大度(收留了無臉男)、運用魔法的面相(把湯婆婆任性的胖寶寶變成老鼠),回歸田野、與世無爭、務實的生活都讓人印象深刻。一個手握權力之人,內在的道德也將決定權力的走向,權利可帶來福,但也可能是惹出更大的禍,或許這是創造故事的人想透過錢婆婆的角色,帶給大家的思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最後我們再來看看故事中的主角,年紀十歲的小女孩─千尋。千尋只是個沒有神明高貴的平凡人,也沒有像白龍一樣,學到一點魔法,有將自己變身成帥小子的能力,但在故事中,她卻是完成了各式傻人有傻福的了不起事蹟。支持千尋在面對這些苦難與挫折中,能不退縮、勇敢的的原因就是「救」父母,這份對惹出了大麻煩的父母─完全沒有質疑、遲疑的「愛」,也大概只有十歲(大概小學三、四年級)的孩子,才會這樣無怨無悔的承擔。(如果千尋是十三、四歲國中階段的孩子,故事應該就不能這樣演了)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故事中,千尋沒有父母在身邊,但卻成功的以力量最弱的姿態晉升為力量最強之人,如果我們從此就認為,為了激發孩子最大的潛藏能力,父母就該對孩子早早放手,這樣的想法,絕對是毋湯喔!畢竟孩子還是很需要父母親務實的陪伴及照顧的啦!不過我們也可以換個角度來看,現實生活中,確實存在著很多不及格的豬父母,就算有豬父母的孩子,還是能像千尋一樣,有機會遇見很好的人,並且長出很好的力量,成為很棒的人。這樣的力量,是強大的魔法所辦不到,也才是人最應該追求及握在手中的東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千尋是不小心走進神國度裡的人,所以她被「神隱」了,但是所謂的神是真的神,還是把人拐騙走的「魔神仔」呢?現實世界中,有很多厲害的像神的人、事、物……,也都隱藏著魔神仔的特質,讓人在不自覺的一腳踏進去之後,跟著迷失、消失了自己,所以人人都可能是「神隱之人」啊!在看似美好的表相之下,我們確實是得小心一點才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二十多年前,《神隱少女》剛上映時(2001年7月20日),我只能是一個被這神奇故事所吸引的平凡觀眾,但隨著20年歲月在社會中經歷過更多事情之後,我似乎總算也有了點看出作家隱藏在故事中想對世界的訴說,就像梭羅曾說過:演說家是向那些聽得見的人說話,而作家則是向人類的智慧及健康說話。(知識容易取得,但智慧卻是得來不易)我相信《神隱少女》在未來肯定會成為一個「經典故事」,我還挺高興自己能在它誕生的第一時間就認識這個故事,這確實是件榮幸且幸福的事情。

 

宮崎駿動畫彩色故事合輯(一)(點擊圖片,可以連結購物車)

宮崎駿動畫彩色故事合輯(二)

宮崎駿動畫彩色故事合輯(三)

 可愛的電影動畫明信片(可以收藏喔!)

 

 

 

Facebook 外掛功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