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子的大玩偶─艱辛中有著深刻的愛

「兒子的大玩偶」是一個講述發生難早期台灣,貧苦市井小民的一個故事,故事中的男人─坤樹,他所做的工作是〞行動看板廣告〞,這工作跟現今假日在大馬路邊看到─利用人工舉著(看顧著)賣房子的活動看板,有異曲同工之妙,只是故事裡男人身上背著的看板內容,是戲院即將上映的電影,而身上穿的,是仿十九世紀,歐洲軍官的衣服,臉上畫著的油彩,是容易吸引人多對他看上好幾眼的小丑妝容,厚重的衣服,沈重的看板,走在夏天炎熱的街道上,可是非常折磨人的,這樣如此糟糕條件的工作,其實是坤樹自己想出來的點子,他向戲院矛遂自薦,懇求戲院老闆接受他的提議,不必付他多高的薪資,就是給他一個月的時間,如果到時廣告成效不佳,那他就自動離職,老闆就不必再付他薪水了。 繼續閱讀 “兒子的大玩偶─艱辛中有著深刻的愛”

娃娃屋~不吵的孩子,也有糖吃

娃娃屋的故事,是一個關於(跨越)歧視的故事~主導歧視的人,是有著權利、名位、財富的〞上流〞社會大人,只不過跨越歧視的,卻也是來自這樣家庭裡的孩子。一樣米養出百種人,來自勢力眼家庭的孩子,也未必註定只能傳承著高傲與勢力眼,生命處處為著真、善、美而存在著許多扭轉機會呢!

「娃娃屋」的故事風波,就來自一棟給小孩玩的「娃娃屋」,做工精緻,搭配各式細緻家具、用品的娃娃屋,是來伯納家拜訪的客人,送給伯納家孩子們的謝禮~這稀奇的寶貝,自然成為伯納家的三個孩子們(尤其是大姊),到學校炫耀、吹噓的厲害話題。那陣子同學們為了能到伯納家看娃娃屋,大家無不努力的巴結著大姊伊莎貝兒~除了二個孩子例外,她們是洗衣婦的女兒,班上絕大部份的孩子,都被自己家長叮囑,離那二個孩子遠一點。 繼續閱讀 “娃娃屋~不吵的孩子,也有糖吃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