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白死,更能好好的活

明白死,更能好好的活
一天,一位隨著先生到美國工作的客人打電話給我,已經很久沒聽到她的聲音,一開始還挺高興的,不過隨著她告訴我急著找我的原因之後,內心就漸漸的沈重了起來~因為她的一位親人在前不久因著一場車禍意外,不幸當場過世了~那位親人跟她年紀相差不多(很年輕),她除了難過更心疼年幼的孩子該如何面對突然失去母親的惡耗,遠在美國的她能想到的就是找我了,她希望我能幫她找到一些關於這方面的相關故事,讓孩子透過聽故事的方式,明白媽媽到底是怎麼了、去哪裡了……
 

閱讀全文〈明白死,更能好好的活〉

玩娃娃的孩子眼神中有溫柔~(關於玩手工布偶孩子的小故事)

手工綿柔音樂布偶:貝比娃娃(瞇瞇眼)─淡藍條紋(台灣製造)
認識玩這些手工布偶的第一個小孩,其實是手手姐姐自己的姪子(哥哥的小孩),當時我還在唸書,無意間在街上看到一張徵工讀生的小條子,所以就找了個同學,騎著腳踏車詢著小紙條上的地址找去,就這樣認識了生產這些娃娃的老闆(我稱他為大哥)及老闆娘(我稱她大姊)。
 
當時我去打工(整理娃娃肚子裡的棉花、塞音樂鈴、把背後的開口一針一線縫好)做的娃娃~其實不是現在看到的這些動物,(比較像的是照片中的那隻娃娃臉,但以前的娃娃臉是印刷的,現在的娃娃臉是用有機顏料一筆一畫畫出來的)大哥告訴我~它們通通是要坐船或搭飛機去法國,法國的父母喜歡讓孩子玩這些娃娃,娃娃的全身上下,只能是純棉的棉布及縫線,嚴格要求不能出現任何的釦子、金屬……,也因此娃娃只能造型簡單,但非常柔軟。
 
大姊每次都跟我說~只要孩子玩過這樣的娃娃,就會愛不釋手,非它們不可。她每次都說的很篤定,可是當下我的心裡才不信呢!
 
姪子出生時,頭大大、眼睛大大的模樣,在我這個姑姑眼中,簡直是全世界最可愛的貝比(自己人的審美觀都很偏頗的)~為了歡迎他不畏艱辛來到地球,我就自掏腰包跟大姊買了娃娃回家送給他,其實也是想測試看看大姊所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~結果,我那純真、搞不清楚姑姑心裡在盤算啥的姪子,竟然就這麼很配合演出,超級喜歡它……

閱讀全文〈玩娃娃的孩子眼神中有溫柔~(關於玩手工布偶孩子的小故事)〉

孩子就是「一枝草、一點露」

孩子就是「一枝草、一點露」

記得剛發現自己懷了老二時,當時我迎接她的心情不是喜悅,反而是掉眼淚……現在想想,那時候的自己真的是挺過份的。當時書店才剛起步,而大女兒也未滿一歲,突然生命裡又多了一個孩子要迎接,年輕時的我,會有如此的笨反應,應該也算正常吧!

當時,在我心情沮喪時,跟我一向不太親密的娘家媽媽到書店來看我和她的小外孫女,我忍不住還是對她說了自己懷孕的事,她聽完我的話,應該也先是一陣的震驚,後來她平靜的對我說,孩子就是「一枝草、一點露」,孩子會帶自己的糧食來,叫我不要太擔心,她還說~以前我們家日子更是不好過,但四個小孩也都還是長大了,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,不要想太多。 閱讀全文〈孩子就是「一枝草、一點露」〉

幫孩子帶便當~

幫孩子帶便當~

手手姊姊的大女兒在今年六月就大學畢業了,時間過得真快,想當初小書蟲開始營業時,她還沒有出生呢!而如今已經默默的就成為社會人士了。

畢了業,我沒急著要她去找工作,但在七月的某一天她告訴我~她已經上網去投了幾份履歷,我聽了有些吃驚,後來在八月的某一天早上,她有點興奮的告訴我,她接到了一份面試通知……不過她覺得人家應該不會用她,因為她沒什麼厲害之處,所以去面試就當作去玩好了,只是她去面試完回到家後告訴我~那位面試的阿伯很酷,把公司的一些規則講完後就問她~什麼時候可以去上班,然後她就莫名其妙的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。 閱讀全文〈幫孩子帶便當~〉

心想、去做、事會成~自己炸甜甜圈

心想、去做、事會成~自己炸甜甜圈

有一次婆婆又住院了,因為疫情的關係,陪病照顧的家屬只能一人,於是手手姐姐的老公就被關在醫院好幾天~女兒趁著幫忙送東西去醫院時,本想買些附近小攤子賣的甜甜圈慰勞一下爸爸,只是很不巧,小攤子沒來,所以甜甜圈的美味~只能用想的。

甜甜圈可以自己做嗎?在「包姆與凱羅的星期天」這本可愛的繪本裡,他們就是全副武裝的在炸甜甜圈。炸甜甜圈真的是件那麼危險+恐怖的事嗎?為了壯一下膽,還是使喚了女兒先上網查一下,看一下別人大概是怎樣做的~然後就捲起袖子揉麵團去了。
  就像在做麵包一樣,把麵糰揉好之後~再稍稍的讓它們發酵一下,接著放進油鍋裡~看起來有點樣子的甜甜圈,還真的就被炸出來了呢! 閱讀全文〈心想、去做、事會成~自己炸甜甜圈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