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子編織─手拙媽媽的默默奮鬥成長史

親子編織─手拙媽媽的默默奮鬥成長史

手手姐姐決定讓「毛線」(編織)進到小書蟲店裡這件事,其實是有先經過一段掙扎的~

鉤毛線(編織)是件得一針一針累積,完全無法有任何偷吃步或快速方法,可以讓人一日千里,現今的人,動不動就會把一些話掛嘴邊:「唉啊!我是一個沒耐性的人,這種事我做不來……」,或是:「我是一個手很拙的人,我沒有這方面的天份……」因為和客人相處(交手/ 交流)了快二十年的時間,清楚明白教養、教育這件事如果要成功,父、母親自己本身的模樣才是最重要的關鍵。有耐性的大人,自然能教養出有耐心的孩子;有脾氣好、EQ高的大人,自然也會教育出個性好,EQ高的孩子;想要擁有這樣的美好境界,絕對不是靠腦筋「想」就有用的(當然,更不是靠求神拜佛、點光明燈這些招),真實的鍛鍊…才是最重要。 閱讀全文〈親子編織─手拙媽媽的默默奮鬥成長史〉

可愛的~小美人魚摺紙手指偶~

可愛的~小美人魚摺紙手指偶~

昨天來了一位幫不滿2歲小孫女找有趣東西的奶奶,她本來是用電話跟我訂,請我幫她用貨運寄,不過想了想又臨時改變,請先生載她到書親自走一趟,除了付錢、取貨,也順便再看看~還有什麼寶可以挖~

前天在電話裡,我們其實就聊的挺開心,她告訴我,本來她的生命重心,都是在做社會工作,因為有了小孫女,為了幫忙照顧她,才讓她回歸家庭~~我跟她說,這樣很好啊!新的生命,會帶領妳重新好好活過一回的感覺喔,她說:「有有有,我有這種感覺,所以我想找些好東西,讓我好好的陪陪她。」(她說她有到處比較過,看來看去覺得小書蟲的東西,還是讓她比較喜歡~我想,這就是緣份吧!) 閱讀全文〈可愛的~小美人魚摺紙手指偶~〉

我的書店人生~當自己的算命大師

我的書店人生~當自己的算命大師

在書店裡,會碰到形形色色的客人,有二次,我碰到了幫我算命的人,算命的人所講的話,還真的多多少少都影響了我日後的想去與做法,我把自己的命,變成不是自己的命了。

第一個幫我算命的客人,是一個熟客的弟弟,因為熟客弟弟的公司要辦活動,需要買很大罐的手指膏,於是熟識的客人就先幫弟弟跟我聯繫,約定好他到店裡取貨的時間,因為他下班的時間,已經超過了我的一點點營業時間,不過我還是留下來等他,一方面是服務客人,另一方面是增加點書店的小收入。(小書店不能放過任何可以賺錢的機會,這是我年輕時候的認為) 閱讀全文〈我的書店人生~當自己的算命大師〉

包姆和凱羅的冰友~愛穿不同顏色鞋子的「卡拉古」

包姆和凱羅的冰友~愛穿不同顏色鞋子的「卡拉古」

小書蟲在二十多年前,開店沒多久之後,書店裡就出現了日文版的「包姆和凱羅」,(直到今天~書店裡仍然還是只有日文版的「包姆和凱羅」),我在書店推薦這系列的書時,曾經遇到過3位客人嫌棄過島田由佳作品的畫風,她們都說她的畫風太〞匠氣〞了,以前我還聽不懂〞匠氣〞是什麼意思,還很俗的當面問了說這話的客人……不過挺有意思的是,雖然她們覺得畫很匠氣,不過看在我很熱情介紹的份上,還是勉為其難的意思、意思買了一本回家~~以前的客人,會被人情打動,不過我也不是那種愛隨便亂推銷別人的人,因為她們之後又都自動跑回來買這系列的其他故事,還常常買不夠,一直問島田由佳有沒有再出新的書~~自己跑回來買的原因是因為~孩子喜歡,會要求媽媽,一講再講,孩子的反應戰勝了媽媽對匠氣的看法…… 閱讀全文〈包姆和凱羅的冰友~愛穿不同顏色鞋子的「卡拉古」〉

我的書店人生─生命裡的頭二串粽子

我的書店人生─生命裡的頭二串粽子

我是一個跟公公、婆婆一起住的人,跟公婆住,會有優點,也會有缺點~當然也曾經想過,等到多賺點錢之後,就搬出去自己住,不過因為書店愈開愈窮的關係,這想法也就一年一年萎縮的厲害(應該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)……自己住就一定快樂?跟公婆住就是可憐+苦命的人生?還好我出生時排行家中老三(之後還有一個長相可愛的不得了的妹妹完全搶盡鋒頭),所以從小就鍛鍊了在夾縫中求生存的良好能力,因此跟公、婆住,沒讓我覺得是件多麼淒慘的事情。 閱讀全文〈我的書店人生─生命裡的頭二串粽子〉

我的(清貧)書店人生~給出客人的第一個擁抱

我的(清貧)書店人生~給出客人的第一個擁抱

這年頭開書店,絕對可以輕易的享受到愈開愈窮的感覺,就是因為這原因, 所以書店裡的很多事,就只好自己做嘍~(以前晚上還有一位揪感心的媽媽,會來幫忙整理、包書,因為愈來愈窮了,也只好拜託她不必再來幫忙了)連一些特殊規格的書架,也只好想辦法自己鋸、自己釘(因為這樣最省錢),反正一邊摸索,一邊瞎搞就對了,還好現在店裡的客人不太多,即使搞得自己頭髮凌亂、混身汗臭+店裡到處是木屑……似乎也不會被太發現~不過偶爾還是會有令人措手不及的突發狀況就是了。

記得那一天,我又拿著鋸子在店裡亂搞(我確定當天沒有人預約要來書店),結果~店門突然一開,我從凌亂的案發現場猛然抬頭一看~來了二位陌生的客人,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,第三位客人冒出來了,她看起來有點面熟~沒錯,她就是一位有點熟又不會太熟的附近幼兒園園長,她完全不在乎店裡的工地現場狀,只告訴我~這二位是從大陸來台灣上課的學員,她們想買書,妳讓她們隨便看看,我因為等一下還有事,所以我先走了…… 閱讀全文〈我的(清貧)書店人生~給出客人的第一個擁抱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