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怕死」的練習─巨大神木的教導

九月初,我們一家四口去了一趟宜蘭,這一次先生行程安排,是到「棲蘭」看神木,有機會度假就是往深山裡跑,孩子也習慣了,而且炎熱的夏天到山裡去,也確實會涼快很多呢。

當初先生會選擇去棲蘭(馬告生態園區),是因為那裡的神木數量,非常龐大(一共有五十多棵),大老遠去一趟,可以看到數量多一點的神木,才能有種賺到、不吃虧、回本的感覺,這種很想吃很飽的心態有點好笑,不過我是真的很喜歡巨大的樹,所以出發前我也沒先做任何功課,反正就傻傻的聽從先生的安排,往山裡去了。

要到馬告生態園區看大樹,不是隨時想去就能去的,因為必須先上網報名、預約,並且得到指定的地點,搭園區規劃的接駁車,接駁車是20人坐的小巴士,車程約快一個小時,這一個小時當中,大概有半小時,車子是走在算顛簸的石子小路上,我其實很佩服那些不算新的小巴士,可以禁得起石子路的顛簸而沒有解體,當然司機的技術也是有練過的,所以才能把大家,平安的載上去,又平安的載下來呢。

到馬告看神木,還有另一項特別的規劃,就是會有導覽人員,因為在山上停留的時間,大概約二個半小時,有導覽人員帶領著,會比較好掌握人及時間~導覽員一共有二位,一男一女,看神木的路線也有二條,一條比較短,輕鬆走的,一條比較長,需花點力氣才能完成。當然比較長的那條,可以看到最完整的神木群,二條路線,都是二個小時走完。

導覽員讓大家自由選擇,看想走輕鬆還是稍加困難,女兒的眼神透露出想走簡單的就好,不過因為前一天到太平山搭高山火車時,見識到了遊客隨時、隨地都要瘋狂拍照的情形,我告訴女兒~如果走簡單路線,除了神木看到的少,還會看到一堆人擺各種姿勢猛拍照,這樣妳們受的了嗎?媽媽我是絕對受不了,所以我們還是走人比較少的路線,雖然得多走些路,但神木應該不會讓我們失望的,唉啊~女兒在野蠻母親的決定下,就算心裡不是太願意,也只好走了……

帶領我們的是~女導遊,因為路程比較遠,所以在腳程上就得走快一些,雖然如此,她對關於神木的解說,還是非常詳細的。馬告的神木群,跟我以前去看過的神木(拉拉山、阿里山)有挺大的不同,其實應該是說~以前去看,都沒有人解說,所以我只能以外行人看熱鬧的心態,看到我能看到的~當有人解說時,能看到的點,就不太一樣了。

在導覽員的解說之下,我才知道馬告山上的神木,有些是因為〞不夠完美〞或是木頭的中心中空,所以才逃過了被砍伐的命運(因為沒有很高的經濟價值),可以被稱的上是神木等級的樹,都有名字~是根據它們的樹齡去推斷,找出符合東、西方名人符合的出生年代,所以有孔子、有佛陀、有武則天、有楊貴妃、有耶穌、有成吉司汗、諸葛亮……,這樣的命名好像還蠻有趣的,不過對於我而言,哪棵樹叫什麼名字,我是完全連結不起來啦!

因為選擇走比較長的路程,所以可以看到更多的神木,比較特別的是~有挺多的神木是死掉的~死掉的原因,有些是自然死的,絕大部份是因為颱風的關係,有的因山壁崩塌,整棵倒下,有的被強大的風力整個扭斷,像名叫楊貴妃的大樹,本來站在山頂上,結果一場風災,它就往山的另一頭掉下去了,所以楊貴妃連個影子都沒讓我們瞧見呢。

死掉的神木令人婉惜,不過它們的死,卻也讓陽光因此進的來了~導覽員說,她曾經問過五年前曾到過山上的遊客,請他說出五年前和五年後看見的不同(神木死掉的地方),那位遊客只回答了三個字,就是「變亮了」~沒錯,神木倒下後,陽光進來了,也因此在那個地方,有些長的小的樹,開始有機會接收著陽光而長大,有些在土地裡的種子,也因著大樹的讓位,而有機會發芽~至於倒下的神木,它們不會立即的被蟲蛀,因為它們有芬多精的保護~蛀蟲不喜歡芬多精的味道,不過倒是會有些種子,會在它們的身上發芽,而形成了不同的生態,開始另一種的生生不息。

本來覺得大老遠跑去,看到的卻是一些死掉的神木,有點掃興,不過後來又想~死掉的神木,對人會不會也是一種教導呢?我們會在那個最適當的時間點相遇,應該都不會是偶然,只是當下我可能還搞不清楚,或許有那麼一天,我就會明白了。結束旅程後,我就在想~那樣多的神木「勇敢死去」、「不害怕的死去」~是不是因為現在的人太害怕(死)了,所以神木才會為著人勇敢的示範著~總之我確實是一個會想很多的人,不過還能有點能力想很多,我自己倒也還蠻高興的。

前幾天一位客人來書店找我,她覺得剛上了小一的兒子變得很奇怪,她不知道孩子怎麼了,為什麼情緒一來,變得那樣難以親近,難以溝通,她的束手無策讓她想起了「故事」或許可以敲開孩子的心,所以她來找我。

我先跟媽媽聊一聊,大概了解一下她兒子的生活狀態~除了學校的學習,加上課後的才藝課程,我覺得孩子應該是超出他的能力負荷,所以造成他情緒上的失控(火山爆發)~我建議媽媽,減少孩子的課程,不過這並不是件容易說服別人的事,我問她~為什麼孩子一定得學那麼多,是怕孩子未來不夠優秀嗎?人為什麼一定要優秀?明明很多優秀的人,都是很令人討厭的人吔!或者,讓孩子去上課,是件真的對孩子好的事?還是自己想逃避面對孩子的一種合法理由?以愛之名的遺棄,其實很可惡吔~我沒有要她趕快做下任何決定,只是跟她說~如果真心的為孩子好,那妳要想一想,自己究竟在「怕」什麼。(大人的「怕」是讓孩子教育變沈重的重要因素)

我告訴她~我自己最近在做「不怕死」的練習(學習)~書店的生意,其實早就每況愈下很久了,因為從很多年以前,「家長」就消失了,沒了家長,書店的客源自己不會多,生意自然不會好~那我為什麼還能多苟延殘喘了幾年?因為還有學校的訂單,學校會用政府給的經費,讓書店還有一些小小的生意可以做。

我其實並不喜歡做學校的生意,因為學校要買的,根本不是我想賣的書,也不是跟我耕耘的理念一致(有些老師的態度,也曾讓我覺得很受傷),但是為了不要讓書店倒掉(死掉),我勉強著自己,配合/迎合著學校,然後也就讓我又多撐過了好幾年,最近不知怎麼了,連學校的訂單也消失了~如果是以前的我,大概會慌張到晚上睡不著,只是最近的我決定不慌張了,而且趁此機會練習一下「不怕死」~我不想再為了生意,而攪盡腦汁的去想怎樣才能讓生意變好,我想要用自己的步調,做我自己真正想做/覺得值得做的事~改變確實會令人害怕,但是我也相信變的不一樣的我,未來應該可以遇見更不一樣的風景,如果書店真的該死,就死吧!我現在比之前還勇敢呢!

讓該死的死掉,才能有機會讓長出新的美好~我的「練習死」言論,講出來並不是要博取同情,倒是我自身的經驗分享,好像有帶給那位媽媽一點小小的勇氣吔!我幫她挑了一些適合她,也適合講給孩子聽的故事後,她要離去之前小小聲的告訴我~好,我回去想辦法把那些課清掉,幫孩子排課很簡單,清課卻是很困難,能不能讓自己學會「不害怕」,找到自己的力量,就能讓自己愈來愈勇敢,孩子的問題,應該也會容易很多呢。

生命果真是一連串的學習~我希望自己的「不怕死」練習,可以愈練愈好。

分享本文: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