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居童年生活(2)之~拔鴨毛大作戰


我家那堆可愛鴨、好命鴨、拾穗鴨─牠們存在的目 的,其實是為了要成為一些人過年時餐桌上的一道菜,而牠們為人服務的犧牲,也可以讓我家的餐桌上多一些山上沒有的食物,(例如:海參、魚、花枝、魷魚……這些東西在我家算高級奢侈品了)只是要如願換到這些食物,還得先經過重重的加工作業,簡稱拔鴨毛大作戰。

「殺鴨」在現今這年代,可能有人會覺得是件很殘忍的事,不過在養牠們的過程中,我們也算是十分付出真心的對待牠們了,(光是在寒風中,流著鼻涕、發著抖,像保鑣一樣陪牠們到處野餐這件事,就夠令牠們感動了)所以我覺得牠們跟我們一樣很大愛,願意為人奉獻,而牠們在成為人的食物後,也會給出對人應有的教導。

在我家,捉鴨子的工作,是爸爸、媽媽或哥哥才做得來的事,殺鴨子只有媽媽會,我雖然見習過無數次,不過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做出那件神聖偉大的事,媽媽知怎樣可以讓雞、鴨最迅速的死去,因為愈是迅速的殘忍,對鴨子而言,就是最大的慈悲啦!

鴨子殺好後的拔毛工作,平日最愛湊熱鬧、愛雞婆的小孩子,這下子可有雞婆不完的機會嘍!唉喲,湊熱鬧是有趣的,不過如果大人張開手臂歡迎小孩來湊熱鬧,就要知道這絕對是沒辦法太有趣了,反正到後來知道又到了要拔鴨毛的時節時,晚上唯一能做的事絕對不是失眠,而是要好好的睡夠、睡飽,不然邊度咕邊拔鴨毛,只會讓痛苦指數加倍啦~

雞毛很好拔,但鴨毛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。在拔毛之前,要先把鴨子放進熱水裡燙一燙,(應該是利用毛孔熱漲冷縮的原理)然後才開始拔,有些鴨毛很好拔,有些很難拔,不過在還沒拔之前,完全無法知道就是了。

鴨子會換毛,如果拔到正要換毛的鴨子,那就頭痛了,因為毛孔裡會佈滿還沒長出的黑毛,這些小毛會讓鴨皮變得黑黑、髒髒,就算用小夾子夾,狀況也改變不了多少,這樣的鴨賣相不會好,大概只能留下來自己吃了,不過就算沒遇到鴨子換毛的問題,鴨子本身還是有很多細毛(尤其是頭)得處理,農曆年前其實很冷,為了順利脫光鴨子身上的每一根毛,手得泡在冷水裡很久,而且有時一天要處理的鴨子就有二、三十隻,(平均每人要處理4.5隻)還好是放寒假,才能有時間放心的跟鴨毛大作戰。

(有一次我大概做到快抓狂了吧!竟然苦中作樂(其實是胡言亂語)的冒了一句~這些鴨子的身體還溫溫的吔!牠們可能還活著喲!想不到我這一句話竟讓爸爸開心的說:「這孩子的幽默,應該是遺傳自她外公,她外公也很愛講好笑的話(練肖話)…」我親外公好像在我年紀還很小的時候就死了,所以如果要相信他真的是個幽默的人,我只好相信我爸說的了,不過我爸應該沒必要騙我才是吧!)

我們家雖然不是專業的鴨農,但把鴨子變成商品的過程中,真實的充滿了真心誠意呢!大概就是這份用心,所以媽媽總能到市場後,很快的就把鴨子賣完,只是買鴨子的都市人可能並不知道這背後所隱藏的浩大工程,不過食物會說話,到現在還是覺得在那時能吃到我家鴨子的客人,很幸福也很幸運呢~因為牠們吸取來自大自然滿滿的能量,而這些能量也透過了嘴巴,間接的滋養/教育到了人呢。

拔下來的鴨毛是不能丟掉的喲,因為有專門收購鴨毛的人會來買,收購鴨毛的人並不是開著貨車來我家,而是走路來的一個年紀差不多20多歲的女生,聽說她住海邊,我家離海邊有段距離,而且我們這區域有住人的地方,都在一個又一個的山頭裡,她如果挨家挨戶拜訪、收購,絕對是不符合經濟效益與時間成本的,不過如果可以以像在旅行的心態做工作,何嚐不是種幸福呢~~

Facebook 功能: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