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魯的池塘─悼念一段早逝的生命


大女兒的一位高中同學,前二天自殺了……

幾天前,女兒透過同學傳遞的訊息,知道她的那位高中女同學,在傳了想死的訊息給家人後,就帶著刀子離家了。她的家人應該是找不到她,所以在報了警後,女孩的表姊也透過FB發送消息,希望如果有人看到她,可以跟她的家人聯絡。

女兒看到同學傳來的訊息,她心裡很吃驚,她說同學的家人希望大家幫忙尋找,我便問她,那妳覺得可以怎樣幫忙,她說:「我也不知道,我能做的,只能再把訊息發出去,讓更多人看見,其餘的,我也不知自己還能做什麼。」我跟她說:「好吧!那我們就騎摩托車出去沿街幫忙找,不然大家都只出一張嘴,這樣怎麼找的到人…」當然我說的也只能是說說,因為我根本也不認識那孩子,而且這年頭街頭隨時都很熱鬧,只是要找到一個內心孤單的孩子,竟變得如此不簡單啊!

星期六晚上,女兒告訴我~同學的家人發了訊息說─〞人找到了,但是不要說恭喜〞,而她們也知道同學已經用她自己的方式,離開了這個世界。

我問女兒,妳和那位同學熟嗎?她說~那個同學在班上,其實沒什麼朋友,挺邊緣的,可是她們那一掛的人,覺得她是一個可愛的人,所以如果課程需要分組時,她們會自動的把她拉進來。對於一個曾經如此近距離且熟悉的人,竟然在一夕之間天人永隔,她仍舊覺得有點難以接受~所以她就去把高中的畢業紀念冊翻了出來,再次回憶了與那位同學相處的點點滴滴。

她和其他高中同學商量,看是否要去參加告別式,她們想為那同學做點事,討論後決定每個人都把自己想對她說的話或祝福寫成小卡,在告別式時送給她。女兒告訴我,她們高三畢業旅行時,還睡在同一間房間……後來她去洗澡,結果在浴室裡大哭了起來,我後來問她,為何哭得那樣傷心,她說:「其實那位同學在高中時,有時會看到她在紙上拿著筆憤怒的亂畫,而且會寫上一些想死的字句,她覺得如果當時她們可以更關心她一些,或許今天就不必以這樣痛苦的方式死去了」。

看著她不斷不斷的哭泣,坐在身旁的我,忍不住跟著掉下了眼淚,她內心有著很多的自責,我告訴她~「孩子,妳們畢竟還只是孩子,妳們的力量很有限,別這樣自責……真正該感到虧欠的,其實是我們大人啊!」

台灣究竟怎麼了?為什麼年輕的凋謝得比年邁的還快?真正該有力量的大人,我們是否也失去了該有的方向、看見及力量,所以只能讓年輕一輩的孩子,因看不到生命的出路/可能性,而只能以這樣最慘烈的方式表達……

生命說容易,很容易~但說困難,也很困難……真心對待與真心灌溉,就是最利已也最利人的方式~每個孩子出生時,都是父母親的最寶貝,只是別因著孩子前三年的可愛、無邪保鮮期一過,就急著把孩子推向學校與各式的課程,美其名是讓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但是多少的孩子,也在教育中凋零,在教育的成績與評比中,失去了父母親的包容、呵護與發自內心真心的愛~

不美好的生命道別,必定有其更重要的存在意義~我告訴女兒,記住妳的這位同學,也期望未來的妳們,可以有一顆不冷漠的心,那她的離去,也將因妳們的不同而顯得偉大了。

生命道別故事~

https://s.yam.com/gWzAy

Facebook 功能: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