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「考試」、「求學」的回憶


台灣的孩子,國中畢業後的升學路該何去何從,幾乎都是因著考試成績而決定,手手姐姐自己也是台灣長大的孩子,自然也曾經歷這麼一段,老實說,我是一個討厭考試的小孩,國中時期「有幸」被分配到A段班,學校也許是為了不辜負這群腦子可能稍微靈光些的孩子(實際上可能不是這麼回事),所以從國二開始,便使盡力氣的安排各種的考試,指派各種夠水準、難度高的講義,要大家寫個不停。

我自認為不是笨的人,但以這樣的方式被壓著讀書,我實在不喜歡,在學校承受了壓力,回到家後,也無人可以傾訴,(以前的父母,能照顧小孩的吃就很讚了,哪還有本事去知道孩子在想什麼、煩惱什麼)所以國中畢業時,我就決定找間專科學校讀一讀 ,當時我也不知道五專究竟有哪些科系,進了學校後得學什麼,我其實就只是一心想逃離考試,因為如果選擇高中,我必須再考三年,而且還有更可怕的大學得考;如果唸高職,想要擁有大專以上學歷,還是得繼續考,所以我的如意算盤就是~唸五專,就算畢業後不再升學,即使沒大學學歷,但至少也是個大專生,所以我便二話不說的一心嚮往著專科路徑,然後我也就真的成了五專生。

每個要升學的孩子,都會有自己的明星學校夢,我也是,只不過我後來選到的學校、科系,卻是跟自己一開始想要的,完全不同。在那年代,女孩子大部份都是唸商科,男生唸工科,總之也許就是命運的捉弄/安排吧!我最後的落腳處是在帶我去選填志願的哥哥決定下,哭著選擇了離家最近的一間「工專」,至於科系則是完全想都沒想過的「電子科」,(當時哥哥說台灣發展電子業,唸電子未來比較好找工作…然後我的前途就在我的一片腦袋空白下被決定了)所以後來我就開始了五年的電子科求學時光。

我完全不是學電子的料,所以就算我的入學成績算厲害,但之後的在校成績,只能是很普通。唸電子對我而言,是很枯燥的一件事,還好我是老三,從小就因為沒被父母好好重視到,所以練就了自找樂子的好工夫,我知道自己得很無趣的混完五年的時光,還好學校裡有很多社團可以參加,從小我就嚮往學習音樂,只是一直沒機會讓我接觸,剛好我發現學校裡有國樂社,而且還有免費的樂器可以使用,所以我就找了個同學,慫恿她陪我一起去參加,然後我就真的加入了,也開始了五年的學音樂時光。

那五年的日子,我應該是學國樂為主,唸電子為輔,請原諒我的本末倒置,因為那真的不是我的興趣,也還好是這樣,不然那五年的回憶,大概只能是一段大空白,會更對不起爸媽幫我繳的那堆學費啊!

社團裡的國樂學習,其實也不完全的快樂與順利,新生時期,能學習的都是一堆冷門的、音色不那樣優雅的伴奏樂器,(有些樂器還長相奇怪),所以很多新生沒多久就全退社了,我雖然也不喜歡,但為了夢想裡的未來,我倒是很願意忍耐,所以一路一直撐下去的結果,最後讓我接觸了不少國樂中的彈撥樂器,(我爸爸後來還買了一台揚琴給我,那台揚琴對我家來說是絕對的奢侈品),更因為自己不凡的耐力,學長選擇了我成為樂團的指揮……拿著指揮棒的指揮好像很威風,不過在那位置上,我也見識了外聘的國樂指導老師的〞神經病〞,學音樂的人,罵人的功夫一定要那麼強,罵人的字句一定要那麼狠,這樣才能凸顯出自己的厲害嗎?總之,那也算是一段錯誤中的有趣經驗與現在不太想再回顧的黑歷史,但經驗過就知道了,也算是收穫。

電子科畢業的我,當然沒有走進電子業,當時,為了社會上的認定學歷價值,花了五年的時間,迷迷糊糊的讀了到現在都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的書,所以五年畢業時間一到,我就揮別了學校的學習,(仍有不少同學繼續考插班大學)因為讀那樣的書,一點也不有趣(更不實用),反倒是離開學校後,不再為一張文憑而讀書,我反而讀了更多的書,也寫了更多的作業,圍牆外的空氣,果真是清新又健康啊。

讀到一定程度的書,已是現今台灣的孩子,人人必須要做的事。讀著大人(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)認定有用的東西,這樣的知識,究竟是在培育孩子,還是在殘害孩子。我在書店裡,遇到過不少一流學校畢業的大人,但我知道她們活得不開心,有很多人甚至很沒自信,還有人已經離開校園1、20年了,但晚上仍會做著書沒唸完,明天要考試的惡夢,(遺毒很強)我們的教育確實有很多問題,要解決這樣的問題,首先得從大人看見自己本身做起,因為大人通了,孩子的未來也就自然亮了。

曾經我會為了自己沒有大學文憑這件事而覺得有點低人一等,(但叫我再為了文憑而走進校園讀書,我絕對不會去做)但現在不會了,因為生命的價值,從來就是決定在自己的心與自己的看見,有勇氣拒絕該拒絕的,有本事爭取自己想爭取的,可以掙扎、掙脫出困境的生命,是真正的生命。

真正的教育,不在學校裡,而是在自己的所做所為裡~

Facebook 功能: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