怪獸家族的傳家「怪」寶典 (開放式繪本) 誕生故事Ⅲ


書店裡的客人,通常孩子愈小,媽媽到店裡找書陪孩子的機率就愈高,隨著孩子愈大,次數就逐漸的遞減~~

次數變少的原因,是因為孩子長大了就變得成熟又懂事,都不用父母唸故事陪伴了嗎?其實並不是,而是因為孩子愈大,招式愈多,大人愈來愈難以招架,所以應該好好待在家裡感受家庭溫暖,發展與父母親密依附關係的小小孩,紛紛被送去上幼兒園(或是遊走各式才藝班……),然後大人和孩子的時間及心的距離,就自然而然的疏遠了……而且真實的無法再靠近了。(這道理就像~夫妻雙方,一旦有一方心出軌、外遇了,就算有一天願意回頭,即使道了一百萬次的歉,磕了一百萬次的頭,曾經被拋棄的一方,心受到的傷害,情感的破裂,已是真實的存在著……)

當幼兒園或才藝班成了家長的新歡,小書蟲這家就算家長曾經再怎麼喜歡的小書店,也會自然的被拋於腦後,所以漸漸的,手手姐姐對於客人的經營,也就不再放進太多的情感,我不知客人下次出現,是何年何月,即使出現,所聽到的訊息也總是─孩子很忙,要上英文,要練鋼琴,數學也要補,至於畫畫及跳舞課,是讓孩子抒壓的……這些為了孩子好用心安排的栽培課程,其實所曝露的,是父母對自己內心深處的無法信任(或是不知從何努力的焦慮),「為了孩子將來好」的合理逃脫理由,像件國王的新衣,欺騙著大人自己。手手姐姐在書店裡早看盡了太多的真實,但我如果講話太誠實,有時只會給自己帶來災難,因為客人咄咄逼人的辯解,有時還夾雜著情緒,這不是我必須或想要承受的,所以我覺得自己變得愈來愈透明了,我妥協著這樣糟糕的環境。

曾經花真心用心經營的客人,日漸消失,我生氣著客人為何要把自己父母的力量及角色交出去,但我眼中別人軟弱的樣子,何嚐不是我自己的樣子,我生氣著別人的表相下,生氣著其實才是無奈/能的自己,所以我也曾試著咒罵一下,看能不能罵醒幾個人,當然也想把自己罵出點力量~

可恨之人,必有可憐之處,沒有人想成為天生欠罵的人,就像父母在罵完自己的孩子,心裡仍舊會疼惜著孩子。這些曾經真心跟我相處過的好客人,她們也真實的讓我看見了「不是不想、不是不願意」而是「不知該怎麼做」的無助~如果可以不軟弱,誰都不願意如此,所以我雖然妥協著這個沈淪力量強勁的環境,但卻心有不甘的掙扎著,所以也才會有 〞怪獸家族的傳家「怪」寶典〞及其他故事的出現。這些故事算是我用文字製造出來,給大人和孩子的解藥、療癒品或營養品……寫這些故事時,是帶著一顆疼惜的心,我疼惜著自己,也疼惜著所有曾經跟我過去或未來已/將發生緣份的每一個人~

當然,故事的完成到做出成品,又經過了一段長長的擱置期~我承認自己確實是個對自己沒啥信心且不敢勇敢爭取的人~不過還好老天真心的眷顧著這樣小小的我,祂又派來了一位天使來踢我一腳,讓我終於忍不住爆衝出去……也才能踏出一直猶豫的步筏~

那一天,是一位外表總是樂觀,感覺總是積極面對人生的一位年輕媽媽來找我,她要買書給女兒當生日禮物……那位媽媽表現出來的樣子,其實都是假的,為何這樣說~因為她曾經跟我聊過很多關於她自己的事,她的樂觀底下藏著很多她的無奈,所以每次她如果出現,我總叫她把面具拆下來,因為她這樣真的太累~

那天她來買書時,我順便問了一下女兒、兒子的狀況,她跟我報告了一堆孩子繁忙的學習課程……(二個孩子其實都很小)我冷靜的聽完了她訴說的一切後說:「好吧!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為妳服務了,因為未來我們可能不會再有交集了……」她說:「我以後還是會來找妳~別這樣說嘛~」我說:「妳跟妳的孩子已經走著很平行的路了,妳跟孩子沒有交集,小書蟲對妳而言,就不再有存在的意義了……」

那天,那位客人走了之後,我的心是難過的,我難過著自己的無力,明知道「家庭」對孩子的重要性,但我卻提不出任何有力的說法,只能看著大家愈走愈歪……所以,我總算提出了勇氣,打了電話給「陳先生」(幫忙我把書做出來的好人),我告訴他我的想法及計畫……說服他的理由是:「因為我活的太痛苦了,想救別人的人,其實真正想救的是自己……」然後,我花了18年,觀察、了解、思考……研發出來的故事解藥,就這樣在幾個月後出現了~

用很真心的心所寫的故事~我相信真心最能打動人心……只不過我如果希望後續的故事可以出現,我想還是不能太高調……因為現實的銷售還是現實的~(書得賣出去,才能再出第二、第三~第八)所以最後還是得賣一下書了。

這是一位客人媽媽的示範圖畫,大家都可以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故事喲!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