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的頭髮事件~


    二個女兒的頭髮,在還小小的時候,可以算是烏黑柔順的直髮,不過隨著年齡漸漸長大,卻變成有一點點自然卷的模樣了。

 

    女兒的頭髮裡~有直的、有大波浪的(就是有一點彎度的)、仔細尋找,還會有那種像手發抖,畫出來的抖抖直線髮,大女兒說,那是壞掉的頭髮,因為那種頭髮粗細不一,用手摸到的觸感,就知道它壞掉了。總之,女兒的頭髮,就是沒辦法像洗髮精廣告裡,那麼柔順與服貼就是了。

 

    上小學後,女兒堅持留長髮,但卻又不愛綁頭髮,冬天長頭髮還有點禦寒效果,也就算了,但到了夏天,本來髮量就不少,加上在學校「盡情」活動過後,充滿汗水與一頭亂髮的模樣,就真的可怕了……這時我終於明暸,為何在我小時候,就算哭到可以把屋頂震破的程度,媽媽還是會毫不手軟的把人家好不容易留長〞一點點〞的頭髮,喀嚓…乾淨俐落的給剪了……我那個鄉下媽媽幫我們剪髮的理由總是說:「頭髮又長又亂,像個鬼一樣……」唉喲~老媽,幹嘛說自己的女兒是鬼,真是……不過,從外面玩回來的小孩,滿頭大汗+一頭亂髮+臭得半死的味道,確實很讓人受不了,所以我媽會在情急之下脫口說出的「鬼」話,似乎也不無道理啦

    我其實非常想說服孩子把頭髮剪短,但是~我當然沒有說她們像個鬼,只是~循循善誘、好說歹說的結果就是,孩子依然非常的堅持「長度」不可以變短的想法,長度不變,但至少我有爭取到厚度改變的決定權,聰明的媽媽便想到把頭髮「打薄」的好主意,於是帶著孩子去熟識的美髮院阿姨那裡,請她用她的專業剪刀手,把孩子的髮量變少一點。

 

    專業的阿姨其實並不覺得我出的是什麼好主意,因為有一點自然捲的頭髮,打薄後,髮量是變少,但實際看起來,卻只會感覺更蓬。只是~我大概真的受夠孩子那披頭散髮的恐怖模樣了,只好不顧專業的建議,堅持就是要把頭髮打薄吧!

 

    打薄之後,髮量確實感覺變少,但頭髮的樣子,卻也真的是變蓬了……果真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,變少的髮量只好搭配著不怎麼好看的髮型了。

 

 大女兒的認命因應之道,就是每天自己乖乖的綁馬尾去上學,(綁起來就看不出來頭髮有多蓬了)小女兒呢~綁不綁頭髮,全視心情而訂,而她當時的小學同學,對於外表大概沒什麼太多感覺吧!所以即使女兒頭髮蓬蓬的,也沒聽她說過同學有人對於她髮型的批評。

 

  「打薄」行不通,那用「削刀」把頭髮從外層往裡面削少一點,效果應該會不錯吧!為了女兒頭髮服貼的心願,我有努力的幫她想著辦法。我在賣生活用品的店裡,看到一把「削刀」,這玩意兒小時候媽媽曾經使用過,於是我如獲至寶一般買了一把,開心的回家找女兒的頭髮「實驗」一下……只是,有時心裡「想的」和實際「現實」的差距,真是讓人沮喪……聽我這樣講,大家就知道效果一定是不如我們的預期嘍!所以,上了國中後的小女兒,只好認命的每天綁馬尾上學去嘍!

 

    蓬蓬頭髮型,真的是意外,不過這意外倒也讓女兒每天都能以清爽馬尾頭造型去上學,孩子還是可以堅持留頭髮,而我也不會因為她們的頭髮凌亂,而一直想碎唸……頭髮問題,有段時間,似乎真的不再是問題了。只是……人生如果少了問題,那就不是正常的人生了

 

    有一天,女兒悶悶不樂的回家~因為在上完游泳課後,同學看到她沒綁馬尾的模樣,一個同學便隨口說~妳好像「獅子」喔!結果……「獅子說」就像病毒傳染一般,一個、二個、三個……沒多久,一堆同學都說~「妳是獅子!」同學也許是在開玩笑,但對於本來就不太喜歡自己髮質的女兒,卻成了一種不舒服的傷害。雖然她有告訴同學,她不喜歡大家這樣說她,但……同學一旦鬧開了,要踩剎車,還真是挺不容易的啦!

 

    她忍耐著自己的不開心,回到家後,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講給媽媽聽,而且~她眼尖的很,她告訴我有幾個同學的自然捲比她厲害更多,她都沒有拿她們髮型開玩笑,那些人當中,還有人也一起加入起鬨笑鬧的行列,她真的是既生氣又難過

 

    我陪著難過的她,聽她講一堆「氣話」,等她發洩夠了,就抱抱她,並且告訴她~就算她是獅子,也一定是全世界最可愛的獅子,而且是媽媽最愛的小獅子,當然,她可一點也不想當什麼獅子,不過,媽媽的陪伴與擁抱,還有她那大把大把的眼淚,有把自己灰撲撲的心洗滌了一下,重新展開笑顏,也就不困難了。

 

    要真的很嚴格、很嚴格、很嚴格……來說~這應該已經可以算是一種校園罷凌,不過,我並不打算把自己和孩子的人生,搞得太嚴格,所以~我只能說,有些孩子們,她們找快樂的方法及方向可能有點偏了,怎麼會「別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的快樂呢?」你們是「黑白郎君」嗎?(黑白郎君是以前布袋戲裡的重要反派大魔王,五、六年級的大人,對這個角色應該不陌生。)

 

    隨著游泳課結束,「獅子說」也漸漸不再從同學口中胡亂冒出來,只是事情過了就真的沒事了嗎?我當然也會如此希望,只是……好看的連續劇,不都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嗎?

 

    有一天女兒回家,她照常嘰哩呱啦的說了一堆同學的事,她告訴我~某某同學去燙了「離子燙」,頭髮變很直,臉看起來就變大了。又過了幾天,她又向我報告,另一位同學也去燙了離子燙,她覺得燙完後看起來不太自然……連著幾天,她的話題都繞著「離子燙」,依照媽媽的敏感,我覺得她應該是透過話題〞想表達點什麼〞,於是,我也不拐彎抹角就直接問她:「妳是不是挺羨慕她們的,妳也很想去燙對不對?」

 

 她先是說~沒有,但我告訴她,「妳會一直注意這樣的訊息,應該就是妳有想,妳真的很想燙嗎?」她小聲的回答我:「我知道妳一定不會答應的……

 

    唉~又到了媽媽傷腦筋時間,孩子想要做的事,大人要不要答應呢?答應她,孩子會馬上很高興,但是~一件事,大家都去做,就代表那件事就是對的嗎?解決問題的方法千百種,就像孩子發燒,有人選擇馬上使用退燒藥,有人讓孩子泡溫水澡,有人讓孩子好好睡個覺,有人用經絡幫孩子按摩……每個家庭,有自己的文化、自己的經歷與主張,看到別人的做法,也跟著去試試~好像也不是件什麼不對的事,只是做下任何決定之前,我覺得有必要先仔細想想,面對這樣的問題,「」想要怎麼做?

 

 我自己的姐姐以前是位美髮師,她曾經在家裡開過美髮店,所以洗髮、剪髮、燙髮這些事,對我而言,一點也不陌生,她技術相當不錯,很多客人都會找她做頭髮,擁有一身好工夫,只要她努力工作,賺到錢對她而言,一點也不困難~她在工作時,和客人有說有笑,看起來也充滿了熱忱,但身為家人的我知道,姐姐並不是一個快樂的人,每次店休息之後,她就會溜出門,和朋友到夜店喝酒,不時會喝得爛醉~白天,她努力的讓熟悉的、不熟悉的客人「變漂亮」,但她自己的心卻一點也不美(也沒力氣讓自己美了吧!),所以在四十幾歲,就為她的這段人生,早早的畫上了句點。生命裡該花力氣去追求的究竟是什麼,姐姐的生命,一直帶給我很多的思索。

 

 花了點時間與心力,好好的想想女兒頭髮的問題~我決定不採取「激烈改變手段」(因為把一堆化學品塗在頭髮上,可能會對身體不太好,所以保持身體自然,我覺得比較重要),但女兒內心的想法,是我覺得該花力氣與時間去耕耘的重點,我上網找了影片,讓孩子知道「離子燙」是怎麼燙的,並且也把媽媽過往的一些生命經驗,慢慢與她分享。

 

    面對媽媽的決定,我知道孩子多少會有失落感,所以我告訴她~以前她的阿姨在做美髮時,我有在旁邊偷看了不少,雖然我們不去燙髮,但媽媽可以像美髮師傅一般,幫她仔細的把頭髮吹直喔!孩子聽我這麼說,似乎安心了不少,而事後,我也真的說到、做到,只是,我的技術當然沒有專業的那麼到位,但是~媽媽愛孩子的心意,孩子感受到了後,她也就變堅強了

 

    女兒的頭髮真有那麼糟嗎?其實並沒有~是因為同學的「獅子說」,才讓事情變嚴重~不過不怪那群同學,就像病毒隨時都在,有人會生病,也同樣有人~什麼事都沒有,所以要努力的是強壯自己,而不是一天到晚忙著殺病毒啦,這是我的一種選擇。

 

    頭髮真的是三千煩惱絲嗎?其實也未必呢!在繪本世界裡,有許多關於「頭髮」話題的故事,有的很有創意,有的很好笑,有的很溫馨~總之,頭髮人人都有,有機會就選個頭髮故事與孩子分享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