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才不是「小屁孩」


在高中小屁孩事件之後,我像一隻莫名其妙被嚇到的驚弓之鳥,隨時隨地神經兮兮注意著孩子的一舉一動,深怕一個不留意,小屁孩種子,就在孩子身上發芽、長根又茁壯。

 

「女兒,幫忙倒個垃圾吧!快點去做,不然妳會變成小屁孩喔!」「女兒,掃個地吧!如果連地都掃不好,那會變成小屁孩喔!」

 

突然,「小屁孩」成了超好用的使喚工具,跟唐三藏的緊箍咒一樣神奇。不過,效果太好的東西,通常都會有副作用。女兒果然沒讓我得意太久。

 

孩子反擊的機會,就從她身上的一處小紅腫開始。可能是天氣熱,汗流太多,女兒的腋下有點紅紅腫腫,在幫她擦過藥後,關心孩子且盡責的媽媽,總想再多處理一下,所以,就用手像擠青春痘一樣,在發炎處擠擠看,因為如果有膿的話,擠出來比較快好。以前在鄉下長大的小孩,如果身體受傷了,都是用自己亂七八糟自救法讓傷口痊癒,所以我這用手擠膿的作法,在現今醫療發達的時代,講出來大概會被笑(還 可能會被罵),不過我有過往經驗及真實活下來的事實當後盾,所以我還是用自家祖傳之愚蠢方法來解決問題。(先講好,這純屬鄉下長大大嬸的個人經驗分享,不鼓勵大家胡亂嚐試)

 

按照常理來說,擠痘痘的那種痛,應該不會到痛不欲生的地步,只是,我才輕輕一壓,女兒的反應卻是一副自己快死的模樣,身體縮在沙發的一角,伴隨啜泣的哭聲,看起來很被像剛被媽媽狠狠揍了一頓。我知道她的誇張反應,是想叫我住手的一種「表達方法」,以前如果她這樣,我確實會說:「算了、算了,不管妳了,以後妳怎樣,不關我的事」,女兒就會從我撂狠話的行為中知道─媽媽要生氣了,以她「貼心、配合」的個性,她會因此勉強自己壓抑心裡的恐懼或憤怒,乖乖配合媽媽演出。

 

 因為怕媽媽生氣,所以有了面對問題的勇氣,這種「種瓠瓜生菜瓜」的不正確前因、後果連結模式,比較適合心智不成熟的小女兒目前狀況,對大女兒來說,她她應該不再適合這路徑了,但要改變是雙方面的問題,我不能自己什麼都不做,就期待孩子奇蹟似的脫胎換骨。

 

孩子縮在沙發椅上裝死,我沒罵她,只是靜靜等她活過來,果然,在沒有外力介入的情況下,女兒復活的速度超慢,她應該是想慢到讓我忘記這件事吧!隨時間忘掉一些事,是自然現象,只不過我還沒老到那種程度。

 

在一旁等待,閒著也是閒著,加減來點親情喊話:「女兒,我知道妳現在一定很希望媽媽趕快走開,看是去洗澡還是準備明天的早餐,那些事我也很想趕快做完,不過現在陪妳面對問題,才是更重要的事。解決問題的過程中,本來就會伴隨著一些不舒服或不開心的感受,以前媽媽沒有好好處理衝突的能力,所以就會說算了,說算了,問題就能自動解決嗎?問題會被擱下,但還是存在,用息事寧人的態度過日子,看起來好像比較輕鬆,可是,沒處理掉的問題,未來會變成生活裡的絆腳石。」

 

「媽媽看妳現在這討人厭的樣子,心裡也是生氣的,生氣對問題沒有幫助,只有耐住性子去解決才是正確做法。耐住性子我以前大概也做得不夠,所以妳現在用生氣來逃避問題,我不能怪妳,所以今天我一定要很努力,因為妳是我的孩子,我得認真的陪妳、教妳。」

 

講完話後,接著是一片空白的等待,不過女兒似乎慢慢整理好情緒,她緩緩坐了起來。

 

我問她:「我剛才有很用力弄妳嗎?妳幹嘛氣成這樣?」我雖然沒有很火,但口氣還是有點嚴厲。

她怯怯的說:「妳每次幫我擠痘痘都很痛,我不喜歡。」

我回答她:「一座整理得乾淨又漂亮的庭院,如果出現一坨狗大便,忍受點不舒服,花點力氣去清除它,難道不可以嗎?」

「可是我就是覺得很痛嘛……」她委屈的回答。

 

接著,又是一陣沈默………

 

「好啦!媽媽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人,眼裡容不下一顆痘痘或粉刺,我的怪異行徑造成妳的困擾,媽媽跟妳道歉,不過今天的問題不一樣,如果紅紅腫腫的地方有膿,擠出來就會不痛了,所以我可以再確認一次嗎?」

 

她點了點頭,這一次她沒有逃避,我看了看之後,證明自己有點想太多,只不過為了這件事,卻折騰了將近2個小時。本來事情應該可以就此收場,不過一看時間,啥咪?已經11點了,雖然隔天不用上學,但是如果每次都這樣搞,那還得了,我忍不住補唸了幾句……「妳在學校不是最討厭被不守規矩的人連累嗎?我現在也有被連累的感覺,事情有那麼可怕嗎?拖那麼久……」

 

女兒悶悶的走進房間,睡覺之前,我可以感覺到她仍舊很不開心,我問她需要媽媽抱抱嗎?她搖了搖頭。她這樣的反應很不尋常,也代表她心裡還有事,我問她:「是不是還有話想說,是的話就講吧!」她低頭不語,不說話讓人家猜真的很討厭,我忍不住帶了點微微的怒氣說:「有事情就講,不要臭著一張臉好像全世界都對不起妳。」

 

過了一會兒,在深呼吸後,她終於開口了。她說:「妳最近叫我們做家事的時候都說,如果不趕快去做,就會變成「小屁孩」,跟很多人比起來,我們都還會幫忙,只是妳每次用小屁孩這樣的說法,就會讓我覺得,妳好像是把自己不喜歡做的事,推給我們,然後我們怕會被妳說成是小屁孩,所以只好去做了。我不喜歡妳這樣,所以下次妳不要再用小屁孩來威脅我們了……」

 

一定是我稍早之前的「被連累」說法,讓她聽了難過,所以她只好也把自己近期受委曲的感覺,提出來與我相抗衡一番……一聽到她對我「小屁孩說法」指控,心裡雖然錯愕,但也有點受到制裁的認命感,因為用那種方法指使別人,本來就蠻不好的,之前因為覺得有趣又有效果,就讓我不可自拔的一再使用,如今被女兒提出檢討,就表示為錯誤設下停損點的時間已經到了。

 

說小屁孩,我確實做了不太好的示範,不過,她認為自己和別人比起來,已算不錯這件事,可絕對有必要對她錯誤的資訊「更正」一下才行。我告訴她:「別人考5分,妳只不過考了10分,妳在驕傲什麼?」我接著又問:「我們家是有多少家事可以讓妳幫忙?妳需要放學回家後,煮一桌晚餐給全家人吃嗎?妳需要扛著全家人的衣服,到冰冷的水池旁用手完那些洗衣服嗎?妳需要假日時,到高爾夫球場揹球打工,不論刮風、下雨,就是得自己去賺取零用錢……這些辛苦事媽媽以前都做過,就是知道苦,才沒讓妳們跟我們經歷相同的事,倒個垃圾、掃個地,這些事都算很簡單,如果連做這些妳都能覺得苦,那從現在開始,妳的日子都會過得很不快樂。」

 

「至於我有沒有把自己不喜歡做的事丟給妳,老實告訴妳,煮早餐、洗衣服、晾衣服、打掃、叫妳們起床、上班……沒有一件事是我喜歡做的,如果通通都丟給妳,妳絕對做不完,不喜歡做不代表可以不做;不喜歡做也不表示一定要臭著臉去做;不喜歡做,但又不能不做,所以我調整心態,讓自己心裡不要覺得苦,妳如果喜歡我一天到晚抱怨個不停,未來我可以調整我的做法,隨時隨地讓妳知道我有多麼不高興。」

 

「至於我要不要說妳是小屁孩,妳沒有權利叫我不能說什麼話,但是妳可以想辦法做到,讓我沒有機會挑剔妳……妳應該要思考的方向是怎樣讓自己能力變更好,而不是花力氣來指責我。」

 

聽著我一連串的連珠炮,女兒早已哭成淚人兒,要在心裡發火的情況下,保持腦袋清楚,講出點像樣的話,真的挺不容易。一直以來,我很少對女兒講重話,因為從小討厭聽覺得傷人的重話,現在回過頭想想,有時刺耳的重話卻往往是實話,因為不想把〞自己以為〞的傷痛傳到下一代,所以總對孩子講好聽、溫柔的話,矯往過正的結果卻是……孩子弱到連聽實話的能力都沒有。

 

讓孩子變得愈來愈弱,真的就是愛嗎?以前曾經討厭做很多事,辛苦做事所帶來的收穫,就是現今面對挫折挑戰的能力,實在氣餒,怎麼沒能早點有能力體悟到這點,還花了不少時間栽在生氣或自怨自憐的情緒裡,雖然很想大大的嘆口氣,不過,人生不就是這樣嗎,一個階段、一個階段,有勇敢去經歷,就會有機會讓我們看清更多事。

 

孩子哭得淅瀝嘩啦,我沒有安慰她,離開她的身邊之前,我請她好好想想媽媽所說的,如果覺得有道理,明天一早來向我道歉。規定她道歉,不是要全盤否定她,而是為她製造一個找媽媽講話的合理理由,因為大女兒有時會因為「不敢」而悶住,尤其我今天措辭嚴厲,對她而言必定是場很可怕的震憾教育,幫她找一個台階下,是我需要做的另一件事。

 

看看時間,已經是凌晨1點多~孩子在哭泣中睡著,想必她的身和心都很累了,我雖然也很疲憊,但心裡其實慶幸,自己還能有能力看見且處理這問題。

 

隔天起床做完早餐後,女兒也醒了。她走到我的身邊,小聲的請我進書房,她說:「媽媽,對不起,我昨天心情不好,所以亂說話。」我則回應她:「心情不好可以,但心情不好不可以成為亂說話的合理理由,就像不能因為心情不好亂打人,更不能因為心情不好就對人做壞事。」講完話後,我問她:「需要媽媽抱抱嗎?」她點了點頭,我抱著她,她的眼淚又掉了下來,但這一次,我知道那是高興的淚水。

 

從那之後,我沒再對她們說過任何一次小屁孩,因為孩子說的話,我聽到了,我說的話,她們也聽見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文字 by     手手姐姐  2012/12